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58|回复: 1

30年:生命中的美好时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4 16: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0.4]党的十三大提出一句响亮的口号:“重大情况让人民知道,重大问题经人民讨论。”建立社会协商对话制度,新闻宣传工具是最经常、最方便的对话渠道。要把真实的、全面的情况告诉人民
  【财新网】(专栏作家 祝华新)1月22日,人民日报80年代老同志又一年的新春茶聚。大家搀扶着96岁本命年的老社长钱李仁,95岁的前副总编辑陆超褀入席。两位长者身体和精力都不错。老钱满头银发,而老陆须眉飘雪。老钱住万寿路,每天上午下楼,“手舞足蹈”地锻炼。老陆早餐后,到报社小公园遛弯。二老都是资深网友,老钱喜欢收发亲友邮件,老陆则爱浏览新闻时事。
  文艺部前记者高宁举起酒杯说,80年代在人民日报做记者7年,虽然时间不算长,却奠定了于今30多年的人生价值观。人民日报这个当时中国最棒的媒体,在座的报社老领导老钱、老陆,还有文艺部负责人袁鹰、蓝翎、英韬、舒展、缪俊杰等,人格臻于一流。
  党史专家龚育之说过:“文化大革命结束,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全党酝酿和实现了伟大的历史转折,《人民日报》积极地、勇敢地推动和引领了拨乱反正、全面改革的潮流,走在伟大历史转折的最前头。”
  “文化大革命”后,人民日报聚集了党内一批政治运动劫后余生的幸存者,还有改革开放后接受新闻专业教育的研究生和各重点大学的毕业生。我们衷心服膺邓小平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希望以党报之力,推动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经过八九十年代之交的时空转换,媒体人也经历了一次深刻的精神洗礼,但共同的情怀凝结的道义仍在。
  从1991年春节起,80年代一些老同志就相约登门拜访报社几位老领导,然后小聚茶叙,后来又邀老领导参加餐聚,已成每年春节必备。参加过的有胡绩伟(已故)、秦川(已故)、李庄(已故)、谭文瑞(已故)、季音、王若水(已故)、保育钧(已故)、余焕椿等前辈。发起人有张宝林、高宁夫妇和杨良化等。一晃过去,到今天已经持续了整整30年。
  30年间中国社会沧海桑田,演绎了多少商场传奇和官场塌楼,但金台西路2号的故人春节喜相逢,抛却世俗浮躁,重温当年的诚挚和勇气,重温久违的精神依恋。
  杨良化庆幸:30年过去,人生的三分之一,真的不易!30多年前,我们赶上了人民日报最好的时光,改革开放最好的时光。老钱、老陆像我们的父辈,你们的教诲是留给我们的榜样……另一位老记者邹大毅感叹:老钱和老陆在任时不忘初心,坚持良心、良知和共产党人的党性。
  记得党的十三大提出一句响亮的口号:“重大情况让人民知道,重大问题经人民讨论。”新华社记者采访了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负责人。钱李仁做社长时的搭档谭文瑞总编辑提出:十三大提出了建立社会协商对话制度的任务,而新闻宣传工具是最经常、最方便的对话渠道。我们提出报纸要办得让人们感到可读、可亲、可信,目的就是架设好党和人民互相理解的桥梁。钱李仁表示:“我们党历来强调密切党和群众的关系,今后我们新闻工作者更要实事求是,绝不能在报道中说不真实的话,说片面性的话,否则就要破坏党的威信,我们也要失去人民的信任。他说,从人民群众来讲,在日常生活中的感受因受种种条件的局限,不一定全面,因此我们就要把真实的、全面的情况告诉人民,让人民理解党的政策,用全局观点看问题。这既是党对我们的要求,也是人民对我们的期望。”
  当时的央媒生动活泼,不拘一格,是80年代改革的重要推手。时任新华社社长穆青说:过去我们对人民群众街谈巷议,甚至是满城风雨的议论,往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在宣传上脱离了群众。这样的做法,在社会上就形成了两个舆论阵地,一个是群众的口头舆论阵地,一个是官方的舆论阵地,无形间拉开了党和人民的距离。这种状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新闻改革最主要的有两条,一是报道要离人民更近点;二是报道要写得生动活泼,让人民群众喜闻乐见。(1987年11月2日人民日报《新闻与对话——新闻界十三大代表谈“对话”》)
  1987年岁末,钱李仁率队访问波兰。当时经历着转型阵痛的波兰,正酝酿举行四十几年来第一次公民投票,对政府提出的经济体制改革纲领作出表决。老钱和本报同事写出自己的观察:社会主义改革是一个不断揭露矛盾的过程,不可避免地会遇到许多障碍,而解决的重要办法就是社会协商。人民参与国家管理,重大问题交付社会讨论。政府事先打招呼,同社会从容协商,而不是用过去那种“突然袭击”的办法宣布。协商的结果,尽管人们对提价不会高兴,但消除了可能发生的社会摩擦与震荡。协商与对话,决不仅仅是权宜措施,而是一条新的路线,是一种吸引人民参与国家管理的社会主义民主形式。(钱李仁、刘允洲《历史要求抉择——公民投票前夕的波兰》,1987年11月21日人民日报)
  1988年6月15日,人民日报四十年社庆,报社举办了一场简朴而热烈的庆祝大会。社长钱李仁主持,总编辑谭文瑞代表编委会致词。人民日报第一任总编辑、社长张磐石,1949年曾任人民日报社长、后来长期代表中央领导人民日报工作的胡乔木,1957年后直至“文革”前担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吴冷西,在粉碎“四人帮”的最初岁月受中央委派到人民日报主持领导工作的迟浩田(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文革”中被“四人帮”诬为“一股邪气、一股力量的代表人物”、粉碎“四人帮”后历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社长直到1983年的胡绩伟,前人民日报社长秦川、前人民日报总编辑李庄、前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安岗,与人民日报的职工代表先后在会上讲了话。人民日报同事深切怀念已故的报社前辈,特别是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范长江、邓拓,对应邀到会的邓拓夫人丁一岚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1988年6月16日《历届报社领导和老同志同全体职工欢聚一堂》))
  这是政通人和、心情舒畅的80年代。参加第30年聚会的老记者,都曾经在人民日报上留下那个年代的豪迈印迹和改革冲动:
  杨良化是中国第一支南极考察队的随队记者。1984年11月20日到1985年4月10日,船队两渡太平洋,两进大西洋,挺进南极海,往返跨越了196个经度和340个纬度,总航程48955.2公里,等于绕地球一又四分之一圈,这在世界航海史上是个开拓性的创举。万里、习仲勋等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希望全国人民学习考察队员们艰苦奋斗、不怕牺牲的精神,在四化建设的各条战线不断取得新的成绩”。
  邹大毅报道:《世界宪法大全》上卷正式出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发行仪式。《世界宪法大全》一书收入了一百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现行宪法和重要宪法性文件260部,介绍了各国的制宪史,对每部宪法的特点作了阐述。这部书分为上中下三卷,共八百余万字。全国三百多名专家学者参加了这一文化工程。(1989年2月28日《我国出版<世界宪法大全>》)
  张宝林写下“今日谈”,感慨解放初期的北京市人民政府年轻精干。市长:彭真,49岁;副市长:张友渔,52岁;吴晗,41岁。主要负责干部仅此3位。还有26个委员,平均年龄46.8岁。“这是一个多么生气勃勃的战斗集体!至于这个集体的政绩,稍稍年长的北京市民都会记忆犹新。”由此,呼吁精简机构,提高政府工作效率。(1982年1月9日人民日报《旧闻新感》)
  高宁报道:与会者为当年对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案的批判,对一代乃至两代知识分子投射下的巨大的心理阴影,不胜感慨。大家认为:胡风的彻底平反,将进一步改善我国的文化环境和知识分子的文化心态,进一步解放文艺生产力。(1988年7月22日《在政治上甄别平反八年之后,胡风文艺思想获重新评价》)
  前文艺部记者袁晞为钱李仁社长任上的副总编辑范荣康编撰过作品评传《社论串起来的历史》。在袁晞印象中,老范似乎具备办报的所有才能,但他不强加于人,不推卸责任,不卖弄才学,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与老范有不同意见也可以争一争。“记得有一次老范修改了我拟的标题,我认为改得不如原来好,去找他说理由,他当时没接受我的看法,我回到办公室,老范打来电话说:又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就用原来的吧。”老范与普通编辑一同看演出,一起聊天,从报纸、文艺到时局。抽烟的人找老范要好烟抽。
  我在1989年春天采访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半小时”节目,主持人虹云在北京见到一个修鞋的浙江小伙子:“你一个人从农村跑到北京来,怕不怕?”小鞋匠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说:“这有什么可怕的?我也不比城里人少什么!你的优势不就是住在这儿吗?我的优势是有钉鞋这一技之长。说高尚点,我是来为你的生活服务的;说低了,你是来求我帮忙的。咱谁也不欠谁的,我们为啥要怕?”当时大城市的青年宁愿待业也不干这类“下贱活”,大院大所的科技人员断了国拨经费、走进技术市场时也一度诚惶诚恐,而农民兄弟走在了市场化改革的前沿。80年代的“启蒙热”,除了德先生、赛先生,又给一位康先生(商品)下了请贴。(祝华新《让启蒙走向大众》,1989年5月13日人民日报)
  余生也晚,1983年在金台西路2号院读研究生,1986年正式进入人民日报做记者,没有赶上报社老前辈在平反冤假错案和真理标准讨论时期的摧枯拉朽,但对人民日报独立的思想品格和群体人格,深深地钦佩和自豪。尽管此前有过亩产万斤的狂热和指鹿为马的荒唐,但在思想解放的伟大进程中,人民日报发表过的评论、报道和内参,总体而言极大地推动了历史车轮奋力前行。它的这种历史角色,是中共为人民服务的政治宗旨、中国文化古有的忧患意识、梁启超“去塞求通”的新闻启蒙理念的混合体,是对国家、民族和黎民百姓的一份承诺,也是中共“党性”的体现,后者在十七届四中全会上被描述为“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用这12个字,概括人民日报在80年代末以前种种成功或不成功的悲壮努力,似乎再恰当不过了。
  钱李仁老社长也很有一番感慨,他1985年12月来人民日报工作,于今已经35年。老钱的感言仍是一如既往地谦抑:“我生命中最后这一段,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报社所有同志都给了我很多帮助,感谢大家,而且今后还有机会聚。”

从左至右:前排钱李仁、陆超褀;后排张宝林、杨良化、邹大毅、高宁、袁晞、祝华新

  作者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互联网与新经济专业委员会主任

发表于 2020-2-4 20: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30年间中国社会沧海桑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22 09:05 , Processed in 0.04424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