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46|回复: 0

国常会连续三年提“清欠” ,各地执行得怎么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3 23: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做好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工作,要求坚决有力一抓到底。



去年3月5日,在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李克强总理同样强调了清还民企欠账问题,并要求到去年年底,地方政府清欠一半以上,央企“零拖欠”。



不到一年时间,国常会再次提及清欠问题。那么,各地的清欠工作到底进行得怎么样了?





“事关政府公信力”,国常会连续三年提及清欠问题



1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必须进一步压实责任,一抓到底,确保2020年底前无分歧欠款应清尽清,存在分歧的也要通过调解、协商、司法等途径加快解决,决不允许增加新的拖欠。



这是国常会连续3年提及清欠问题。



2018年11月9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抓紧开展清欠专项行动,切实解决政府部门和国有大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



两个多月后的2019年1月30日,李克强总理再次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关于清欠阶段性工作进展情况的汇报,对进一步做好清欠工作进行了部署。



总理为何对清欠工作如此重视?1月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事关政府公信力”。



2019年11月中下旬,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下称“部际联席会议”)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清欠工作实地督查,由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住建部、审计署、国资委等部门领导带队,组成6个督查组赴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甘肃、宁夏、新疆等12个省份督查清欠工作落实情况,并对各组督查情况进行梳理汇总,形成督查报告报国务院。



2019年12月17日,部际联席会议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总结前一阶段减轻企业负担工作,并部署下一阶段重点任务。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指出,清欠工作成效明显,营商环境优化取得新成效,企业获得感不断增强。



部际联席会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政府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已清偿民营企业5800多亿元,除个别省份外,均已完成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年底前清偿一半以上的目标任务。



1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指出,全国共梳理出政府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逾期欠款8900多亿元,截至2019年底约75%已得到清偿,超过原定当年清偿一半以上的目标。





有基层政府因拒不履行判决被列入失信名单



针对国务院和部际联席会议的清欠工作部署,去年下半年,各省级政府都有所回应,且此项工作多由分管副省长“挂帅”。



2019年9月17日,湖南省副省长陈飞对该省清欠落后的3个市政府和6个清欠工作“零报告”、11个清欠工作“零进展”的县市区政府负责人进行集中约谈。



2019年10月18日,黑龙江省政府召开清欠工作约谈会议,着力解决个别地区和省直部门清偿进度缓慢突出问题,副省长程志明出席会议并讲话。



2019年10月29日,江苏省政府召开清欠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副省长马秋林要求加快清偿进度,严防新增拖欠,确保顺利完成清欠工作任务。



2019年11月6日,甘肃省召开清欠工作推进会,副省长李沛兴指出,要进一步督促拖欠主体列明详细的清偿计划,明确具体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尽快完善详细的偿还计划和解决方案,确保按期完成目标任务。



2019年12月2日,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召开清欠督查反馈问题整改推进会。自治区副主席吴秀章指出,要严肃问责制度,对清欠进度严重滞后、责任落实不力的单位和个人,坚决追责问责。



整体来看,清欠工作已取得巨大进展,但相关问题并未彻底解决。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相关信息发现,在全国范围内,由于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已有部分基层政府被列入失信名单。



比如,根据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13民终1932号,安徽省泗县丁湖镇人民政府应向丁某某支付工程款34万余元,但丁湖镇人民政府“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因而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又如辽宁省盖州市双台镇人民政府,因“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中国企业联合会副理事长刘鹏介绍说,清欠工作难度较大,但并不是个别基层政府长期拖欠甚至拒不清欠的理由,“通过调研评估确实发现了当前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一些地方政府有瞒报漏报行为,部分单位对被拖欠单位的性质甄别不仔细,部分拖欠主体制定的清偿计划未明确资金来源,个别单位仍存在边清边拖欠问题等。”



西部某市的政府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该市下属有数个区县财政吃紧,“有些区连工资都开不出来,每月都向情况稍好的邻区借,这个时候要求‘清欠’,确实难度很大。”



在刘鹏看来,清欠工作的情况相当复杂,“工程款在拖欠账款中占比较大,此类款项涉及主体众多、类型多样,部分欠款形成时间较长,短期内难以彻底厘清。”此外,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基层政府筹款困难,导致清欠工作难以实际落实。





清欠与根治协调联动



在1月8日召开的国常会上,李克强总理指出,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其中大部分属于工程款,这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职工工资特别是农民工工资发放。



“春节在即,各地区要加大集中清欠力度,决不能让辛苦了一年的广大农民工空手回家过年。”李克强强调,“同时要加快建立防止拖欠工程账款的长效机制,根治欠薪顽疾。”



1月7日,也就是国常会召开的前一天,国新办举行《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下称“《条例》”)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司法部立法三局局长王振江表示,《条例》明确了政府部门监管不到位的责任,可促使政府投资行为更加规范。



王振江说,根据《条例》规定,在政府投资项目中,由于政府投资资金不到位拖欠农民工工资,可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足额拨付所拖欠的资金;逾期不拨付的,对有关部门负责人进行约谈,必要时进行通报、约谈地方政府负责人;情节严重的,对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负责人依法依规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1月8日的国常会也指出,要建立清欠与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协调联动机制。



会议确定,以政府投资项目拖欠农民工工资为重点,清欠资金优先清偿拖欠的农民工工资。今后各类项目建设都要留足用于支付农民工工资的资金并按合同及时发放,尤其是各级政府和国有企事业单位不得以任何理由拖欠农民工工资。



业内人士分析,国常会提出的要求在地方彻底落实可能还有待时日。



某市一家大型设计院的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在该市,政府以各种理由拖欠工程款、设计款的情况时有发生,“我们设计院和施工单位都拿不到钱,对于设计人员来说,奖金会被拖欠,而农民工全部收入来源就是这些辛苦钱,基本生活都不能保障,这怎么行?”



除地方政府外,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行为也应引起重视。



2019年12月31日,济南市住建局和人社局发布《关于2019年度全市建筑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保障工作奖惩情况的通报》,因消极对待农民工工资清欠工作,或在建工程项目未认真落实农民工工资支付保障制度,上海建工七建集团有限公司等26家企业被通报批评。






责编 | 陈栋栋

版式 | 杨   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20-2-22 07:45 , Processed in 0.04228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